白熊炖鸽子

熊猫系cp杂食





安吹 奈吹 克利切吹 艾米丽吹 伍兹吹


他们是天使!


虽说是杂食,但主食雷安,杰佣可逆不拆,欺诈,园医园,卡挨








是人渣,离我远点谢谢




洛书是神仙!超喜欢洛书的!



    阿尤斯是一个恶魔,十分普通的恶魔。

  

  “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这样的生活....真是有够糟糕的啊~”午时,一位少年躺在人界边缘的一颗快枯死的白桦树上,享受着难得的宁静。

  

  “还是人界好啊...要是能一直呆在这里就好啦。”

  

  恶魔,大多是邪恶的存在,是不被世人认同的存在。不像天使族那样高高在上,被人崇拜,与人类友好相处。也不像低等幽灵那样被那些跳大神的当做刷经验的工具,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一边经营自己的家庭,一边还要提防着人类 ... 如同老鼠一般,只是比他们要好些,至少他们住的地方挺大,也不脏。

  

  但即便如此,他们的恶魔日子也并不好过,尤其是像阿尤斯这样的。

  

  阿尤斯算是恶魔中的奇葩,别的恶魔在学习黑魔法的时候,他在学飞行,为了救那只不小心跌落的那个人类。别的恶魔在学习如何杀人时,他在学习医术,是为了救他,别的恶魔已经开始嗜血时.....他在种地。还是为了那个人类的温饱...

  

  但到头来,他什么也没得到,反而还失去了不少,家人,朋友,那些对他好的人最后都没有落得好下场。为此,阿尤斯近百年来一直都处于怀疑人生的状态。

  

  按理说,像阿尤斯这样的恶魔应该被开除魔籍并驱逐出去,但令人意外的是,恶魔首领似乎并不想管他,一直是一个放羊的态度。说直白点就是“你的死活与我无关,但葬礼我还是会去参加的”

  

  就如上面所说,以他这样的性格,在下界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一

           这是个黑暗的世界。绝望与阴森共处一室,悲鸣满天。是被人界赋予“阴暗的地狱”但是神圣的上界给的称呼可久没有那么友好了


“与肮脏的下水道一般,如同得了流感而亡的腐臭老鼠一样的地方...真恶心”


这是上界赋予这里的称呼,的确不大好听,但首领没有发话,也没人敢多说什么。


“话多的人是活不长的”这句话整个下界都明白


这种被人类躲,被上界追的日子可不好过,因此他们必须接受每天的斯巴达试训练,为的只是能在这腐臭的地方多活几天,抱住自己那并不值钱的命罢了


但总有不一样的存在


比如阿尤斯


他并不像那些恶魔那样,厌世又颓废。他算是下界中难得的乐观主义者。他坚信这个腐朽的世界会有阳光。


这么看,他也是有够蠢的,但他本人并不在意

如果没有他的话,阿尤斯大概还会这样认为,但是事与愿违。


那个人突然出现,给予他温度,然后......


又亲手断送

  


伦敦市—— 一条无名街道的某条小巷里一


墙壁上的灯发着淡黄色的光亮给人一种昏昏沉沉的感觉,加上店内的装饰,有一种温馨的感觉,是那个年代 为数不多的安宁的地方。是人们喜爱的风格


在打发走最后一个客人后,锁上大门,提着油灯上到二楼


坐在质地柔软的沙发上看着今早从送报的孩童那里买来的报纸 ——近日    地区又发生几起命案死者均为18—40岁不等,目前警方一介入调查,愿逝者安息......一下为死者名单......


有些愉悦的勾起嘴角,露出一丝病态的笑


入夜,黑暗的小巷不敌白日那样,比白日时还要令人感到恐惧

一片漆黑有时事故多发地带,一般来讲,来这里的人不会多,就算有,也多半是成群结队来这里探险,看看传说中的杀人鬼,是真是假


真是幼稚的想法,轻抿一口红茶 ,抬眼看了看老旧的落地摆钟“嘛,差不多了呢,客人应该也快到了吧,让女士等待可不是绅士的作风呢。”起身走向卧室


推开门,从门口的衣架上取下风衣和面具穿戴整齐后从大厅的后门离开


让我看看,这次的猎物....哦呀,是个小女孩吗....那可真是可惜了...


阴暗的小巷中被薄雾笼盖着给人一种不详的感觉,与白日是那般热闹截然不同的,毕竟,这里可是危险的猎人在等待着自己的猎物呢


啊,来了,我亲爱的客人,这场聚会冒昧的邀请您,真是抱歉,不过......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尽兴啊~


慢慢的接近女人轻轻的拍一下女人的肩膀“你好,请问.....哦,你迷路了吗?”


女人好像收到什么惊吓,看清来这后好像是松了口气似的“啊,是的,请问,您知道       街在哪里吗?”


“啊,那条街啊,我经常去那边哦,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由我为您带路吧,这位美丽的小姐”微微一笑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


“啊,可以吗?真是麻烦您了”


“为您这样美丽的小姐带路,不胜荣幸”微微鞠躬,带着女人往那条街较为偏僻的地方走去


从风衣口袋里取出一只艳丽的玫瑰放在手里把玩“我觉得,娇花配美人,您觉得呢?这支美丽的花朵,与您十分相配呢~”将花轻轻的插在女人的盘发上“尖刺我已经处理过了,不用担心会弄乱您的头发,不过向您这样美丽的女子,就算是带刺的玫瑰,也一定不忍伤您分毫”


“呐,小姐,您这么晚了,去那里干什么呢?据我了解,那条街可是经常发生命案呢,而且您应该是第一次去吧,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嘛,放心吧,我不会乱说哦~”


女人明显顿了一下,疑惑的看着我


“啊,这样吧,您告诉我的话,我也告诉您一个关于我的事好不好?就当是交换一下~”


半晌,女人低下头,支支吾吾的,像是偷了糖果的孩童一样,十分羞愧的说“我....我是.....我是从事....从事那种.....就是.....就是你们现在经常看到的那.....那种工作.....”说完便停下脚步站在那里愣愣的仿佛在等待什么似的


“啊,这样啊...是...妓女吗?”尽管早就知道,但还是装作有些惊讶的看着女人“嘛,没事的,我知道了~”说罢,便带着女人就往前走


“啊啦,快到了呢,你是第一次干这个吗?小姐?”


“啊,不是的,只是....第一次去到那里.....据说....在那里....会更容易挣钱....虽...虽然很危险....但是....”


不等她把话说完,走到她的面前微微蹲下眼中闪过一丝疯狂


“呐,小姐,现在,轮到我兑现承诺啦~”

女人好像感觉到什么,扭头就是拼命的跑

虽然起了薄雾,但仔细辨认,还是可以辨认出,这里就是近期事故的多发地带


见到女人逃跑,也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在后面慢悠悠的跟着“嘛小姐,您,为什么要逃走呢?”


等她逃到死胡同时在毁灭她最后的希望,不是更好吗?


啊啊,真令人兴奋啊,猎物们逃窜的样子,那副被人夺取希望的,绝望的表情,真是————相当的美丽!


“嘛,小姐,我还没有兑现承诺呢,我啊——我就是那个杀人鬼哦~”



哦呀,猎物走错路了呀~



“我就是那个,专门屠杀妓女的....”



呀,那是条死胡同哦,我亲爱的客(猎)人(物)~



“杀—人—鬼—哦~“



再见了女士,您的戏是时候落下帷幕了哦~



警笛声响彻整条街道


女人身上的玫瑰,如她的血液般鲜艳



哎呀,红茶要凉掉了啊....


嘛,又要重新泡了啊



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当场圆寂)

我!黄衣!!巨开心!!!(当场圆寂)

郑州赛场的我在现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拍了图片和视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当场圆寂)



在我10岁那年,我意识到了“他” 的存在


【起初只是时不时的头晕,那是也没有在意,又或者是察觉到,却不想承认吧,但现在...似乎更严重了...】


轻轻地合上笔记本,凝视着黑色的本皮。


日记本旁是一张诊断通知。


三天前,以出去买绘画材料的借口去找医生,就在昨天,他给了我这个,尽管结果很不理想,但必须接受


不过,我的确不大喜欢黑色,这会让我想到他们教育我礼仪时手中的黑色皮鞭,被那家伙来一下可不会舒服......


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呃....唉?我什么时候晕倒的...” 突然感到一阵刺痛,低头一看,发现之前还完好的手臂上不知何时被划了一道无论是长度还是深度都十分渗人的伤口。


警惕的环顾四周,最后把视线定格在卧房的门上——看起来很破旧,但如果仔细辨认,还是可以看出这以前是一扇做工不错的桃木门。门前放着一个盒子,显然是为自己准备的,否则它礼带上的牌子不会对着自己的卧室


“这......”


拿起书桌上墨水早已干涸的黑色羽毛笔,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用笔尖轻轻的戳了戳盒子“安全”把盒子放到桌上,看着眼前没有任何动静的盒子,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里面不是活物,我可不想再看到野猫野狗野老鼠之类的了,他们可一点都不可爱”拿起礼带上的牌子上面写着“To Jack”   “真的是给我的啊...”


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个玩具熊。这本该勾起美好回忆的。


当然,只限于别人 ,我,没有这个资格...“今天...不是我的生日....不对,就算是,他们也不会给我这么好的东西吧...嗯,还是先写下来吧。”放下玩具熊,坐回桌前,翻开那本黑色的笔记本


“这......”意外的发现在自己刚才写下的一小段数量不多的文字下,多了一行字,和牌子上的字体一模一样


“这,这不是我的笔迹!”


恶魔的低语在耳畔响起“你,真的不好奇,那下面是什么?”


  “不...”


  “来,把它剪开,我想你会对这个感兴趣的”


  “......”


最后,我还是照他说的,也许是被恶魔所迷惑


剪开了那个布偶 ,哪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些多余的棉絮露出了它的肚皮,仅此而已。


“喂,你....” 正当我尝试与他交流时,头突然开始剧烈的疼痛,伴随着阵阵的眩晕感,又一次瘫倒在桌子上。


淡黄的烛光照映这那个漆黑的盒子 ,盒子底部的牛皮纸上,如血般的红墨水连同日记上如出一辙的字迹,写道“I  find  you”


“现在,我是坏孩子,因为好孩子睡着了~请不要打扰他~” 


悄悄的把那张诊断治疗单扔进垃圾桶


“我想,你不会想让他们知道的,对吧,好孩子?”现在,请好好的,睡一觉吧,我会替你解决~将一张名单拿出,一一对照


玛丽.安.尼克斯   安妮.查普曼  伊丽莎白.斯泰德    

凯瑟琳.埃德文斯   玛丽.珍.凯利


伊甸:

占tag致歉
     现在情况非常紧急了,那些为了钱已经发疯的疯狗开始咬人了,tag里的太太最近把车都停了吧,过了这段风头在写,实在不行太太就当放假,停更休息吧。
      lof里的小伙伴们,拜托你们多多转发这些图,把你们能想到的tag都加上,现在没时间管这个tag你是否喜欢,是否是你对家了,圈子最重要,没了圈子啥都没了,能保一个是一个。
      拜托大家多多扩散这件事啊!!!为了自家太太,也为了圈子!!!
        我脑子里tag实在不多,拜托大家多多扩散!!拜托了!!!

随便写写

*幼儿园文风

*灵感来源于杰克推演

平静

【自从上次过后,医生找上了我,他让我继续坚持绘画。我也照做了,毕竟比起外边的流言蜚语,这些不务正业的医生要靠谱的多】轻轻合上黑色的笔记本,起身离开桌子时不小心把那张还未来得及处理掉的名单碰掉。捡起名单,上面列着五位陌生人的名字:玛丽.安.尼克斯  安妮.查普曼  伊丽莎白.斯泰德  凯瑟琳.爱德文斯  玛丽.珍.凯利

正在我疑惑时,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

“杰克少爷,今天份的纸报到了,请您出来取一下”  

  “好的,请稍等”

从佣人手中接过纸报,坐在阳台上百无聊赖的翻看着,心中还在想着名单的事“这实在是太奇怪了....一定又是那家伙搞的...等等,这是...”

突然看到一段昨天的新闻【昨夜五位女子遭遇袭击当场死亡,现正加强巡视,请各居民夜间减少出行....三天前也出现过类似案件,死者皆被开肠破肚,无一幸免...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再往下,是受害者的名字看到她们的名字时,一股寒意扑面而来,四肢逐渐变得冰冷,不断的冒出冷汗...

“这些...和那张该死的名单上的名字一模一样...”【对啊,你以为呢,谁会闲着没事写别人的名字,练字吗?】脑中又响起与前几日如出一辙的声音“你怎么....还醒着!”【哦呀,真是抱歉啊,让你失望了?】他对了一下,像是在回忆些什么,良久又对我说【你,不会真的相信那愚蠢的医生的话吧,还是说,你以为你随便画画,我就可以消失不见?哈,你真是天真的可以】“......”【要知道,我可不想他们那么脆弱....对了,我可是来帮你的啊...】“你?帮我?抱歉,虽然我年纪不大,但我可不傻!你确定你杀人就是在帮我?”我有些激动,差点就要吼出来,但碍于家规,还是忍住了

【这么多年来,父亲的殴打,兄弟的欺凌,佣人私下的指指点点....以及母亲的背叛,你真的没有一丝的不满吗?别说谎,我的小绅士,你可骗不到我】不知何时,我站在镜子前,但镜子里的并不是我——在我看来  “你...”镜中的人露出一个戏谑的笑【怎么了,很惊讶吗?另一个“我”】完全不顾我惊讶的眼神,自顾自的说道【好不容易见一面,不应该.....啧,你这是什么表情,不欢迎我吗?】“....不,永远不会,我怎么可能会欢迎一个杀人鬼!”【然而这个杀人鬼就是你自己呢~】“我....”突然被“他”噎住了,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回击,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脑中一片空白

【所以说,你的答案是...】“没有,我从没不满过....我....”【嘿,是我说的不够明白吗?我记得我说过,你,骗不过我的....好好想想吧,十年,36个月,几乎每天都会被父亲欧打,那家伙好像还是你的亲生父亲?哈,真是讽刺...你说,你为什么要受这些罪呢?不就是因为你的母亲是个  妓  女  吗?看,妓女,是这世上最肮脏的职业,本身就是原罪,而原罪的儿子.....】“够...”【就跟本不  该  出  现  】“别说了...”【你想想,如果你的母亲,不是妓女,你也不会过着这样打生活...说不定,还能成为一位出色的画家...但你不是...你的母亲背叛了你,他把你一个人丢下,然后自己走了,可笑的是,他们还真的把你抚养到这么大】“闭......”【而且,我杀的那些人都是怀有身孕的妓女,你想,现在就把她们解决掉,那他们的孩子不就不用像你这样苟活着了吗?何尝不是一次解脱?】“闭嘴啊!”我已经忍不了了,大不了一顿打!总比被这家伙这么折磨好...

当我回过神时,镜子已被打烂,碎片满地都是。

现在父亲正在午休,佣人们也应该都在偷闲,只要趁这段时间把这里收拾好就可以了,就说是进了野猫...

近二十分钟后,我收拾好了那些碎片,也冷静下来

走近放着画架的阳台角落,不知为何,一向反对我任何要求的父亲,在绘画方面格外的宽容,这些颜料和工具都是他给我的,大概他想要我成为一个画家吧....

坐到画架前,把盖在画上的白色画布轻轻掀开,继续画着之前没画完的画

只有在绘画时,“他”才会如此安静,我应该继续下去....

艺术是无对象的慈悲